持明佛网
持明佛网
2月11日 星期三

色达 向死而生的艺术宫殿

时间:2016-03-12 12:28:19 点击:


【标题】

色达向死而生的艺术宫殿

编辑/Wesley文/ 罗珠摄影/夏尊伟

【导语】

悠久信仰之源发展而出的独特文化艺术形态,使色达,成为一个装满佛宝的艺术宫殿。有人说:如果你想要说净化心灵,色达,或许比西藏更合适。人们必须懂得向死而生的意义,才能活的更幸福。佛法莲苑芬芳遍布的色达,静默而有力地加持着往来旅游、朝圣的人们,当你仰望着高昂圣洁的雪山时,信仰的力量,就这样随高原灿烂的阳光,注入每个人心里。

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

我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背包客,多数时间,我都在城市奔走,和所有人一样,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目的,重复着到达、停留、和离开。每天这些短暂的奔走,都很像短暂的生死轮回。

在色达县城一间卖佛珠的店里,穿藏族裙子、带着巨大古老珊瑚项链的婆婆,会说少许汉语,她告诉我,在前面的金马广场上,有小巴车可以载我去佛学院,车费一个人7块。

我和几位游客搭了同一辆车,开车的藏族小伙,一路随喇叭高声飚着律动感极强的藏族小调儿,大约40分钟颠簸的山路后,七转八转,很快便到了佛学院大门前,司机提醒我们,经过门下时要摘帽,以示对三宝的恭敬,及接受佛法的加持。

进了大门之后,还有一段盘山小路,车就不能再往上开了,接下来的路只能步行。道路是倾斜的,走起来比较费劲,速度快了会稍微有些头晕和呼吸困难,同车的人告诉我此处的海拔在3700米。

在圆形佛世界漫步

这是另一个世界,我梦一般的穿行在这漫山遍野的红色喇荣沟里。路过一处喇嘛们上课的大型经堂。没有课程的时间段显得格外安静,只有几个小阿卡笑眯眯的在外面诵读经文。在色达,小小年纪就出家,是件值得全家骄傲的事。其中一个小阿卡得知我第一次来色达,很热心的陪着我一起往上走,说领我去佛学院的核心。他遥指着接近山顶的一座金灿灿的城堡,告诉我,那里是由院长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依授记而建的“大幻化网坛城”,是佛学院最高的建筑,通常人们也会叫它“金顶”。

他说,“坛城”就好比佛的世界,梵文意思是“圆形的围绕”。这个坛城,不同方位都有好多佛堂,里面总共有四十二尊寂静佛,以及诸多神奇圣物,据经论中记载:凡是见到、进入、供养、顶礼或转绕这个坛城的众生,都能积聚无量的功德,消除罪业、断除烦恼,和佛陀的心相应。

听到有这么多好处,又看到一些僧侣和藏民,都在口中边念叨边围着坛城顺时针绕行,甚至还有小狗。于是,我也充满新鲜感的加入了他们。小阿卡陪着我,又教给我念一尊金刚萨埵佛的心咒:“嗡班则儿萨埵吽”,让我边走边念,说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心更干净。我就这样,生平第一次,右绕着这圆形的佛世界漫步。

凡眼看梵行

正午太阳暴热,我停下来休息,在坛城周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下,旁边穿藏族裙子的汉族姑娘,把撑着的阳伞往我这边探了探,笑笑,我早已累得说不出话,于是也笑笑,表示感谢。之后,我们各自发呆。忽然很感动,觉得这样无语却真实的交流,很珍贵。不由想起城市里人们的疏离,心仿佛总被雾霾隔着。

下山的路,稍微轻松一些。小阿卡于是很活泼的跟我聊天,他告诉我佛学院曾有8大堪布,13大成就者。现在最为汉族人熟识的是索达吉堪布、诚罗珠堪布,院长是门措上师,我新奇的边走边听着。路遇的出家人偶尔会有一两个老外,小阿卡说佛学院是不分国籍、种族、学历、身份、地位高低的,仅凭当地证明和本人身份证入学。但若发现学员有政治问题或品行劣迹,则即行劝退。在社会上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也不乏来此修行的,到了这里,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出家人,住小木屋、穿红袈裟、吃最简单的饭菜,没有任何特殊待遇。

山坡上每一个小红房子,占地面积也就三五个平方。生活极清苦,没有电视、暖气,没有空调,仅仅能容纳身躯,同时,也承载了他们在五明佛学院的所有身外之物。吃的用的水要靠自己从龙泉往回背,食物所需大概是家里提供,也是极其简单,辣酱大概是最美味的佐餐了。夏天还算好,到了寒冬可就更难捱。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却没有给他们的心情带来丝毫影响,那些披着红色披单的身影,是那样清淡飘逸,有着始终安然而满足的神情。这真使人难以理解。

这样边看边聊边走着,转眼就到了可以搭回城车的地方,小阿卡欢喜的摇着我的手道别,很肯定的对我说:走进佛学院说明你跟佛有缘,他会一直加持你!

忽然就想起,小时候曾看过的佛陀悉达多王子的图画书,想起他发愿为度众生,离开宫廷美妻,毅然出家修行,经历无数艰难困苦,直至觉悟生命真理的故事。那时,并没太去想那故事里的意义。而此刻,看着眼前这个给我领路的,穿着红色袈裟的小孩子,我的眼睛一下就潮湿了。

去药师佛神山转山

第二天清晨,我们的目的地是色达地区著名的药师佛神山,藏语称作:丹钦神山,是藏区主要的四大护法神山之一。根据藏族传说,这里经常会有佛菩萨和护法神的显现,有人曾有亲见神迹的经历。虽然半信半疑,但来自城市的人,对于可以畅快的行走在天地之间,还是非常期待的!

坐上小巴从县城往南,沿着蜿蜒清澈的金马河,车子很有跳跃感的奔驰在金马草原上,身体左摇右晃的感觉已不是辛苦,而是由衷的快乐。蓝天白云、开满不知名小野花的草地,悠闲的牛羊、黝黑皮肤上闪着淳朴光芒的牧民。一切都使人那么抒怀。

我们在丹钦神山的山口处下了车,绵延山峦的满满的绿色,山间,已有一条被朝圣者走出来的蜿蜒小路,从近至远,有各种各样的朝圣的人,有穿围裙带手套磕长头的本地藏民,有盛装打扮手摇着转经筒的老阿妈,有一家好几口一起来转山的四川人,小孩子围着神山上的吐宝鼠,喂它们吃些饼干糖果。据当地人说,这些小精灵都是财神护法的眷属,这神山就是它们的家。大概因为此地不可能有人会伤害小动物,这些小家伙完全是主人样子,一点都不怕人,看你一直戳在那儿也不给吃的,它甚至还会跑过来挠你的裤脚,端着两个小前爪仰头望着你,那样子萌得同行的女生都快趴地上了!

昨天小阿卡教我的金刚萨埵佛咒语还记得,于是,一边转山一边默默的念着。希望在这圣地,可以消除自己人生中的障碍,获得身心健康。虽说是缓坡,但是高原上走的速度是快不起来的,有点像散步。山坡上不时隐约传来转山人们的说笑声,但更多的是安静,一种广大的安静,远山的清晰、阳光的热度、风的清凉、空气的新鲜、呼吸的阻力、腿的酸胀,都在这广大的安静里,综合成一种内心深处生动的记忆。

不知多久,快要到山顶了。成片七彩绚丽的经幡,被山风吹的有力的翻飞。有一些经幡横跨最山顶的小路,荡悠悠的垂在接近地面处,我刚要抬腿迈过去,被同行大哥一把拉住,他注意到其他经过的人,都是摘帽弯腰从经幡下钻过去,便示意我别冒失。于是,我们仔细看经幡,原来这一面面的小旗子,上面都印着佛像和经文。在藏族人心中,因为信仰的缘故,佛是最尊贵的象征,必须置于头顶之上,表示接受加持与祝福,所以,是不可以跨过的。在山顶最高处,我们向这座神山代表的佛菩萨,双手合十,敬献了哈达,各自祈祷了自己心里放不下的种种,有可说的也有隐藏底的秘密,希望可以借此信仰之力,使自己的心愿得以实现。同行的女生问我们在祈祷什么,我笑说:当然会是比较善良的愿望,因为在这样的气场里,即便有些平时的小恶念,也早已消失不见了!

下山时,我们学当地人,在地上捡小石子,心里想着愿望,念一念观音心咒,吹一吹石子,再把石子摆在朝山的人们自发堆成的玛尼石堆上。据说这样,相当于把心愿写在圣地,可以一直得到菩萨的加持,早日满愿。边走边流连着,心早已经融入到这一片天地间了。

天降的佛殿

渐渐能看到山下的公路了,还有波光粼粼的金马河。咦,好像还有什么在闪着更明晃晃的光亮,我们几个几乎同时都被那光芒吸引,而且那闪光处附近,好像有很多人。待到随着山又转了些,光线适合,终于看清了:居然是一座华美至极的宫殿!晃了我们眼的,正是宫殿的金顶泛耀的璀璨光芒!我们都有些愣了,是海市蜃楼么?而且周边貌似游人如织,在色达,很少看到这么多人。下得山来,这一片景致尽揽眼底:阳光下,这座高达几层,四壁上雕刻绘有上百尊精美佛像的巨大宫殿,光彩斑斓的仿若天降。放眼望去,不远处还有几尊巨大的转经桶,无数座白塔组成的塔群,他们并列在这山坳之中,显得如此神秘与神圣。

离宫殿不远的空地上,我们看到有一座高大的金黄色八吉祥帐篷,有一些僧人进出。这时,身边的人们,开始由帐篷至宫殿前,逐渐形成一个整齐宽阔的夹道队形。我们注意到他们基本都是汉族人,年纪大多跟我们相似,穿着统一印的漂亮的绛红色卫衣,带桔色遮阳帽。大家分立两侧,纷纷捧出哈达,从他们兴奋期待的眼神里,我们预感到有可能是赶上什么好事了!于是也站在他们身后向帐篷方向张望。

队伍一阵骚动后,又安静下来。有淡淡美妙的仙乐像从天上飘下来,我循声望去,原来是远远的宫殿屋檐上挂有很多风铃,正在随风而动发出声音。慢慢的,从帐篷方向传来了浑厚的号角声,就像西藏电影里听过那种,然后,鼓、磬之声伴随下,雄浑有力的诵经声绵绵震入耳鼓。与汉地寺院的念经调子很不一样,这藏族调的诵经声韵律起伏很强,极为摄心凝神,我们简直是听呆了,随着周围的人们一起很有神圣感的做合十状。

殊胜的开光盛典

忽然,有人轻拍了我一下,我吓了一跳,回头,是个有些眼熟的姑娘,汉族人穿着藏族裙子,哦,原来是昨日坛城之上一伞之缘的那位姑娘。我像见了亲人一样,顾不得客套,赶紧说:“唉,遇见你太好了!这是在做什么呢?”“你们好有福哦,今天是康藏地区难得一见的一位老上师德威多吉仁波切,为这座圣大解脱宫做开光典礼!”姑娘笑眯眯的回答我。

这时,只见有一队僧人慢慢从帐篷里走出来,身姿庄严又喜悦,两侧的人们则极为虔诚的合十颔首。透过相机镜头的拉近,打头的喇嘛率先映入我眼中,他手捧白色哈达,稳稳的步子里带着韵律,手臂左右缓缓起伏移动,呈托起状,仿佛是在充满敬意的献出手中的哈达,有一种很强的仪式感。

他的眼神炯炯明亮中透出威严,笑容灿烂,露出很是洁白的牙齿。在他身后,是很长一队僧人,队伍居中的华丽伞盖下面,就是那位著名的格勒上师。他很高大,左右都有年轻喇嘛的搀扶。这么热的天,他穿很厚很华丽的锦缎棉袍,我猜想或许是从雪山上来的吧。像很多藏族老人一样,他的皮肤黝黑发亮,脸上皱纹有深深痕迹,眼神却那么透明,笑的样子慈悲又纯真。大概是这笑容的诚意太罕见了,不知不觉,在按着快门的同时,我竟流下泪来。

在我不停的快门声里,队伍已至近前,那位打头的喇嘛,定定含笑威严环顾四周的眼神,望到了我这里,不知是否我的满脸泪痕吸引了他?他的眼光极为明亮地望着我好久,还微微的抿了一下嘴轻轻颔首,像是和我打了个招呼,之后,笑容比刚才更深。他那整齐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白海螺一样的光。僧众们以庄严生动的步伐向前行走着,做着各种我们不懂含义的手势,队伍从解脱宫广场入口处起,沿着广场,经过一百零八座舍利塔,和大型转经轮,向右绕转,并从宫殿的后面回到广场,然后几位主要的上师们,坐在在宫殿前诵经良久,最终圆满了开光仪式,又回到主帐篷。

亲见日嘎上师

仪式之后,我赶紧在人群中又找到那位姑娘,在与她的聊天中我得知:这座庄严华美的宫殿,名叫《文武圣大解脱宫》,与这里的大转经、白塔群一起,都是这些年里,上师带着他们这些佛子一起修建的,并且与刚才来时路上,司机提及的建仁泽琼经幡宝山的日嘎上师是同一个人。我想机缘难得,进一步拜托她引荐认识这位上师。

热心的姑娘带着我们走到帐篷外,这时,里面诵经已停止。一个像工作人员的小伙子进去请示后,姑娘带着我们进入帐内。帐篷非常华丽的印有各种漂亮图案,里面好大,就像一个大经堂,坐着一排排刚刚念完经的僧人。略显肃穆的气氛,使我们目不敢斜视。合十弯腰走到旁侧,停下来。听到姑娘介绍:“上师,就是这几位想要见您。”我抬起头来,啊!原来就是刚才开光队伍打头的那位上师!他看着我,笑得仿佛更灿烂,大概因为没在正式场合,我觉得他的笑容还露出一种慧黠,仿佛早已知道我会来到他面前。在我不知如何开场白的时候,他已像任何汉族人打招呼一样,用流利的汉语热情的说:“你好,你好!”同时伸出手与我们有力的握手。我们紧张的心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日嘎上师先是领着我们几个来到老上师近前,祈请他为我们加持祝福,并将我们献上的哈达又赠予我们。之后,便领我们走出帐篷聊天,他关心的询问了我们的情况,得知我们是第一次来色达,就热情的简单介绍了解脱宫和内装藏佛像经文的情况,以及色达几处必去的圣地,和如何做会更加吉祥等等事项。并邀请我们在此后几日都可以来这里参加解脱宫的庆祝活动。话语期间,总是那样慧黠的笑望着我们,很是亲切。

告别在即,我们担心日嘎上师这几天忙碌,也许再见不到,很是不舍。他胸有成竹的笑着说:“会再见面的!我也经常去汉地,我去过三十几个城市。你们看,我这么多弟子都是汉族人!你们也会再来色达,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这不,你们第一次来色达,我们就见面了,这就是缘分!”于是在他那明亮眼光的目送下,我们走向解脱宫,准备去按他说的转绕108圈,也准备再近距离的好好欣赏一下这华美的宫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