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明佛网
持明佛网
2月11日 星期三

玛珠仁波切授记

时间:2016-02-27 17:35:11 点击:

桑吉多杰述文

我们能去西岗拜见玛珠仁波切吗?事前的电话里,我们祈请着上师。

不一定吧,这个还说不好。上师的回答让我们听不出答案,但我们去拜见老上师的信心却非常的坚定。因为我们此次去西岗肩负着全国各地众多弟子们的殷切期盼涕泪重托,为了不辱使命,师兄们还精心准备了珍贵的供养礼物——一只站于宝石球座上展翅翱翔的鎏金大鹏金翅鸟和镶满宝石的鎏金吉祥鱼。

吉祥黄金宝鱼:鱼自由自在于水中,象征着超越世间、自由阔达的解脱修行者,因鱼眼常开放光,并可透视混浊泥水,故而亦象征撇弃无明、慧眼常开,时刻眷顾众生不舍有情。

在藏传佛教里,大鹏金翅鸟则意味着上师(法王如意宝)、本尊、护法空行三根本的方便示现。三位一体则为三种殊胜加持之根本;行于天空则佛行事业无边广大,自由翱翔天际则智慧无比任运成就;站于球形之上则法音传遍娑婆;下有坚实底座天圆地方则金刚永固;整体鎏金黄色配绿色宝球则福报圆满具足,寓意十分深远,我们希望以此能够开启殊胜的法缘。

到了色达之后,我们再次向上师提出了这个愿望,希望上师能够带我们去西岗寺拜见玛珠仁波切。当然,并没有说明迫切要去拜见的真实目的,还向上师展示了我们准备的礼物,上师最终还是答应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耐心地等待上师的舅舅阿克给金的归来,他老人家是西岗寺、霍西寺、果洛红科寺的大管家,现正在青海红科寺那里为筹建经堂的事情忙碌着,计划于近日返回色达。

大概是由于修建经堂工程浩大,阿克给金没有按时返回。时间一天天过去,师兄们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上师决定815日出发带领我们前往西岗寺。

众师兄们兴奋的准备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却下起雨来,大雨纷纷扬扬的下了整整一个晚上,师兄们谁也没有睡好。前往西岗寺的道路非常危险,基本只能保证一辆小车勉强通行,像这样雨后的天气经常会因塌方阻断道路,大家不禁为此次西岗寺之行能否成功而心里打鼓。一位师兄甚至还梦到玛珠上师告诉他这次不能见面,他疑惑着没有将这一消息告诉大家,怀着一丝希望与众人一同出发了。

15日一大早,一行人坐上车出发了。先是几十公里的柏油路,紧接着进入到下泥巴沟,这里距离西岗寺还有约30公里,是道路最差的一段。刚开进沟里不到1公里,前方就发现道路断了,下车前去勘查,原来由于昨晚的大雨造成山洪暴发,道路的路基被冲出一个数米宽的缺口,巨石、整棵被冲断的大树,电线杆也被冲断,满眼一片狼籍,车辆根本无法通行,就连推土机也得工作数日才能修缮。有师兄建议大家徒步前往,被上师制止,看来师兄的梦境兑现了。

到家之后,上师把沮丧的我们叫进佛堂,他说一切都要随缘而行,不能固执己见,像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护法的加持,前方肯定会有更大的凶险在等待我们,所以护法才会阻止我们前往,如果坚持向前继续走的话就会出现违缘,此次不能成行也是考验我们的信心。

没有时间的师兄先行返回了汉地,一位师兄在走之前跟我说,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跟着上师认真修法已经足够了,上师的法他都修学不完,只要具足了对上师的无伪信心,认真的修法,能否有缘拜见到玛珠上师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我真为他的感悟而激动,他的心已经和上师、玛珠仁波切的心在一起了,他已经见到玛珠仁波切了。但我们还有更为重要的使命,因此一定要见到玛珠仁波切。过了几日,我们再次祈请上师带我们去,上师答应了。

期间,在拜见上师的另一位舅舅阿克龙措时,还请他老人家为我们打了一卦(阿克龙措在色达地区以打卦神验而闻名,色达的许多活佛上师到汉地来弘法前都要先请他打卦后才放心),他告诉我们再去西岗寺时会一切顺利的。当一位师兄请他开示某修法中如何观想的时候,他却回答说,要发菩提心。还追着我让我念四皈依,一字一句的纠正我的发音,他说四皈依才是最重要的。毫不夸张地讲,他的两个眼睛像灯炮那样的放光,威严无比,非亲眼所见的人,也根本无法想象他那间杂乱的小屋子里的巨大加持力,我带着菩提心和皈依的教法离开了这位隐者的家。

五天后,我们再次前往西岗寺的道路非常畅通,一路上只是偶尔下来搬搬石头,有几处塌方的地方拿工具稍微修整一下,随即就通过了。很快就到西岗神山脚下了,我们开始了艰难的爬山。我们还带着供养给仁波切的礼物,那只足有30多斤重的大鹏金翅鸟,他已经从遥远的汉地来到西岗寺的山下了,再有最后这一段艰难的道路就能够见到尊贵的玛珠仁波切了。他带着美好的缘起,带着众弟子们的祈盼,带着汉地众生殷殷的祈请,想到这里,师兄们顿时觉得他的身躯都轻盈许多了。

路上上师向我们介绍说,在众多弟子的祈请下,玛珠仁波切终于同意开许为西岗寺修路了,今年9月份开工建设,届时周围的百姓,仁波切的弟子们都会前来出力的。道路修好以后,玛珠仁波切外出传法就不必骑马了,而我们也可以直接将车开上西岗寺而不必爬山了。终于快爬到山顶了,今天的西岗寺安静异常,上师说这是僧众们在结夏安居。一路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见到,远远望去,大经堂已经修缮完成,阳光下的金顶闪耀着光芒,非常的庄严肃穆。走到经堂外面,已经远远地听到喇嘛们念经的声音了,经堂外面则站着一个青年喇嘛,正在微笑地望着我们,似乎早已知道了什么,正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阿爸和他说了几句话以后,他带着我们来到二楼管家的地方,等待去见玛珠仁波切。上师说今天非常清净,只有我们这一群前来拜见仁波切的,有的时候人会很多的。

坐下来以后,管家给我们倒上茶,几个年轻喇嘛开始往上拿东西招待我们。点心、糖果、冰糖等等,都是用足有50CM直径的大盘子装的,接着是饮料,可乐、雪碧、鲜橙多、奥的利……就像回到了汉地,最后意想不到的居然还有方便面,这可是我们汉人到了藏地以后最为亲切的食品了,我们不禁有些瞠目结舌了。刚刚经历了艰苦劳动的我们无法想象这些珍贵的食品是如何搬上这高高的山顶的,又是如何如此迅速地准备齐全端出来的呢?我们决定珍惜自己的福报,只尝了些点心,剩余的东西都没有舍得吃。

阿爸先去拜见玛珠仁波切了,他与仁波切早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就非常熟识,那时候他在县公安局工作,而玛珠仁波切、索丹仁波切(日增嘎瓦上师的根本上师)、色拉扬卓仁波切(阿秋喇嘛的根本上师)等许多的大上师活佛都是处于公安局的监管之下,阿爸对上师们非常好,常常给他们供养,照顾他们,还时常冒着危险半夜偷偷将他们接到家里来传法,我们就亲耳听过上述位大成就者共同为当时年幼的日增嘎瓦上师传法念经时珍贵的录音资料,那都是阿爸冒着风险将上师们接到家中,并用在当时只有他单位才有的录音机录下来的。

阿爸和仁波切聊了很长时间(后来才知道都是些对上师的弘法事业重托),上师才带着我们进到仁波切的房间,去年由于大经堂修缮,我们没有见到仁波切的房间,也没有见到仁波切那传奇般众多的伏藏品,为此我们非常的遗憾,今年来之前师兄们特意嘱咐一定要多拍些伏藏品的照片。上师的房间是一个套间,外间是接见客人的地方,里间是佛堂和法床。撩开门帘,远远看见仁波切像一座神山一般安坐在一个巨大的沙发上(不知怎么搬上山的),啊!他老人家就是真实的莲师,活生生的见解脱!

日嘎”,还没等上师进门,就听见仁波切那浓重而浑厚的藏音,上师连忙俯身走进房间敬献哈达,顶礼之后坐在一边。我们一一进去拜见、供养、顶礼,敬献礼物鎏金大鹏金翅鸟、吉祥鱼、佛像等,摆了满满一桌子,仁波切则为我们一一加持,宽大的手几乎包住了我的整个脑袋。最后拜见的是师母,此时仁波切像一位慈祥的长者为师母摩顶(每次见到师母都要亲切不断拍打其头顶,令人羡慕),更像是慈爱的爷爷在亲切地拉着自己疼爱的孙女的手,他老人家那威严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众人刚刚坐下,仁波切唱起了莲师心髓法唉玛吙,薛诺大巴结威界括样,酿为攘多华及热无那……”上师也带领我们大家一起唱诵了起来,一直唱诵了三遍。仁波切非常地高兴,他对上师说:我到汉地时到处都能看到莲师心髓法的VCD光盘,听到居士们唱诵莲师心髓法,是你开启了我在汉地弘法的吉祥缘起。

原计划我还要到北京、五台山等地,但因为法王圆寂就中途返回了。

说着,仁波切让侍者拿过他的法本,从中间取出一张,一字一句的口授教我们念诵。他郑重地对上师说,这是他在禅定中所掘取的莲师密法,此法也与汉地众生有缘,现在正式把它交付予你,你今后在汉地应当多多的弘传此法,并将法本赐给了上师。

他还告诉上师,因为西更法缘已经开启,因此已开许今年9月开始修路,道路修好之后就可以直接开车上来了。同时又郑重地说今后每年西岗寺的法会,只要你在藏地就要尽量来参加”,“你除了甲修寺的寺务之外,还要再多管霍西寺的寺务……”

仁波切和上师亲切地交谈着,我们跪在一边,心里一边想着那艰巨的使命,一边耐心的等待着,终于等到一个说话的间隙,我们说有重要的事情祈请仁波切:
尊敬的玛珠仁波切,我们的上师日增嘎瓦仁波切在汉地的弘法事业日益广大,汉地的众生对日嘎活佛具有非常的信心,为了更好地与上师相应,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祈请您和日增嘎瓦上师长久住世、祈请加持的祈祷文,我们代表日增嘎瓦上师在汉地的、以及未来的众弟子,祈请您老人家为我们的上师日增嘎瓦仁波切撰写住世祈请文,以便我们能够每日作为日课仪轨念诵,祈请他长久住世,法轮常转,利益广大的汉地众生。因为您老人家是他的根本上师,又是当年住世长达一百二十余年的努钦·桑杰益西的真实化现,所以请您撰写祈请文那它的加持力绝对是不可思议的,同时,也祈请您加持日增嘎瓦上师弘法事业顺利。

上师这时有些沉默(我们事前并未和他说过祈请的事),我们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阿爸,这是我们事前留的后手,知道以上师的个性是不会给翻译的,所以提前就想到了实在不行就请阿爸翻译。阿爸看了上师一眼后开始为我们翻译,仁波切和阿爸用藏语交谈着。上师对我们说,仁波切没有完全明白你们的意思。我们连忙把意思跟阿爸重新说了一遍,阿爸再次翻译。

仁波切叫过侍者,开始口述,空气似乎凝固了,仁波切一句一句地说,命侍者一句一句地抄写,只听懂最后一句是莲师心咒。最后盖上仁波切的法章并按上法指印。我们心里欢悦异常,这可是师兄们计划了很久的事情,甚至跟上师都没提起过,还心里一直在打鼓能否满愿,会不会挨上师的批评,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上师拿过來看了看说,因为阿爸只懂得汉话的生活用语,所以仁波切还是没有完全明白你们的意思,这个写的是加持祈请文,和你们想要的长寿祈请文还有一点不一样。我们顿时着急了起来,连忙祈请上师,请上师直接为我们翻译,上师谦虚地说:“这我可不好意思说。”我们只得继续祈请上师,上师犹豫再三说:就这样吧,要不然我再为你们祈请老人家为网站题个词,这样可以了吧。说着,他用藏语和仁波切说了起来,我们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众多师兄们的期望难道就要落空了吗?我们甚至已经从上师和仁波切的话语中听到了网站这样的发音(藏语此二字同音),于是更加焦急。我于是安下心来,非常仔细的观想了仁波切一阵,然后闭上了眼睛,观想形象为莲花生大师,其本性为玛珠仁波切为大恩日增嘎瓦上师,在日增嘎瓦上师之上,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皆与上师为共集之实体,于其猛厉祈请……

仁波切再次口述并命侍者抄写起来,第一句是:唉玛吙……”最后一句是莲师心咒

我看了一眼上师,他的表情明显变化了许多,对我说:仁波切已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不过不是我翻译的,而是他老人家以心灵的力量来知晓的。

仁波切随之对两篇撰文作了详细开示后,同时命人翻译给我们听,我激动地问老上师开示了些什么?仁波切开示说:日增嘎瓦上师的心与莲师的心永远在一起,日增嘎瓦上师的心与我的心紧紧相连!
还有呢,还有呢我们激动的追问着。

日增嘎瓦上师的心与我的心无二无别,日增嘎瓦上师的心与莲师的心无二无别……”
    我的心顿时沉静了,如同融入了上师的法身本性之中……

随后我们将汉地一些发愿参加共修莲师心髓法活动的居士名单呈报给玛珠仁波切,并在老人家面前发愿:我们代表日增嘎瓦上师在汉地的所有弟子,发愿以上师的感召力组织放生一亿个生命,来祈请玛珠仁波切、日增嘎瓦仁波切长久住世,法轮常转,利益众生。仁波切十分高兴地露出微笑说:很好!很好!(这个亿万放生共修无量心活动此后于全国展开,并逐步开展至海外。第一个亿生命已于2008年8月1日圆满完成。截至2016年1月28日,已圆满救渡十一个亿生命。亿万放生活动仍在继续中,生命不息,放生不止)

接着我们继续祈请仁波切:请老人家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已82岁高龄),由日增嘎瓦上师陪同再次莅临汉地弘扬佛法。仁波切说:好的,看情况再说吧。上师见老人家没有一口回拒,连忙祈请说:如果您希望到五台山的话,我陪您老一起去。仁波切听后高兴地接受了祈请,我们为此缘起深深地感到高兴,汉地众生又要有大福报了。

接下来,大家得到了仁波切回赠的哈达,亲手打的金刚结,印有法指印的法照。还参观了仁波切的佛堂以及里面琳琅满目的伏藏品,当然拍照是少不了的。在干干净净的佛台上,新的供品,连酥油花也是新做的,在大殿千手千眼观音佛像前面的供桌上一边供养着一个大海螺,是上师分别于去年和前年供养的。

这时管家和侍者才纷纷告诉我们说,原来2天前仁波切就告诉他们,说今天将有非常重要的客人前来,故而要他们将大经堂、房间和佛堂全部清扫一遍,要干净整洁,将所有的好吃的食物都预备好,将最重要的房间准备好接待客人,将所有的伏藏佛像法物都先摆了出来,开许客人到来时拍照(从这就能看出他老人家绝对已感应到了汉地众生的祈盼),而平时仁波切的这个房间是绝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酥油花也是专门新作的,就连招待我们的食品饮料也是精心准备的,甚至还让侍者准备好了伏藏莲师法的法本。听到管家、侍者如此这番话我们恍然大悟,才明白了刚刚上山所见的一些不解之景。

我们再次感受到了真实莲师的伟大。愿有缘众生早日见闻上师的无量功德!愿所有众生早日正见持修解脱生死轮回!愿有缘众生早得见闻心契加持!吉祥如意!

相关文章